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反向捕获

75、宝贝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找我打篮球, 胜之不武吗?”杨教授直截了当地说。

    卫凌乐了:“哎哟, 不得了,老杨竟然认怂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还有人比你更怂?”温酌开口反问。

    卫凌被堵住了, 他万万没有想到温酌竟然会拆他的台。

    杨教授笑的很满足。

    “谁面对你能不怂吗?你举个例子出来?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讨论“怂不怂”这个问题的时候,杨教授已经转身去晨跑了。

    卫凌站在楼梯口喊了一声:“老杨,别总想着我——给你自己也整点儿钙片!你也快四十了!”

    杨教授差点没跌一跤。

    回到了他们的寝室里,温酌让卫凌洗漱了赶紧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但是卫凌看到放在桌面上的聘书时,忍不住走过去, 将它翻开, 看到了自己的照片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照的, 反正挺帅。

    “记得签个名, 我一会儿带去给校长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卫凌看着那段对他的评价,是温酌写的, 字迹工整有力, 那感觉就像是从前期末考试的时候,伸长了脖子看到温酌的卷面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要在上面签名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并不是不愿意带学生,你只是不自信罢了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“哈?我不自信?从小到大, 你是第一个说我不自信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,觉得自己会让学生有太多不该有的想象,担心他们会因为你的这个副教授而偏离原本有的方向。因为有些思考方式适合你,但未必适合他们。你的不自信,来源于你的责任感。”

    温酌的每一个字,每一个理由, 都点在卫凌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研究所我愿意去。因为对于安奇拉这种生物的感觉,我比一般的研究员要更接近真相。但是带学生……”卫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温酌将卫凌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轻轻拽了拽,示意卫凌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循规蹈矩的部分有我就够了,如果每个学生都在框架里出不来,也就没有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卫凌笑了一下:“你说的好像我就是砸到牛顿的那个苹果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一的时候上课,你总是坐在我后面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啊,你总是背挺的那么直,坐在你的后面,我就可以放心开小差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从前的事情,卫凌就觉得莫名怀念。

    “后来大三开始,我经常坐在你斜后方,或者同一排。”

    ”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温酌这么一说,卫凌也有印象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任课教授还有老师,都很关注你。你一开小差,他们就喜欢点你起来回答问题。你的答案通常都很有意思,而且偶尔反问,还会把教授都问倒。”

    卫凌一直以为,上课的时候温酌关注的只有老师,但按照温酌说的,他上课一直有注意到自己?

    “每一次老师点到你的时候,我都会充满期待。因为你说的东西,比上课有意思多了。甚至到下课了,去了自习室了,我还是会想你说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卫凌真的没有想到,学生时代的自己,对于温酌竟然有这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从研究生到博士,然后我们一起去了月球,你觉得为什么我们会一直在一个小组里?”温酌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……曹教授的安排吗?”

    卫凌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当温酌这么看着他的时候,他忽然不那么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很努力要跟你在一起啊,傻瓜。”

    卫凌的眼眶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,十年时光,温酌都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因为有你,思考变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在月球的每一天,你觉得自己在胡言乱语,我却觉得那都是你意识深处的合理猜测,是最接近真相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快被你吹上天了。”卫凌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理解学生们对你的期待。你对他们来说很重要,因为无论是我,还是杨教授,都只能把知识说给他们听,却不能像你一样带着他们思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没有这样夸过我。”卫凌脸红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愿意继续做我的同事吗?”温酌问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卫凌说完,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对方给套路了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套路,也觉得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早上温酌好像没有课程,卫凌已经躺进被子里了,温酌却还在浏览资料。

    “温小酒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墨冰的营养片真的让卫凌的体质变好了,跟温酌从昨天的下午疯到凌晨四五点,卫凌却依然没有觉得困倦。

    相反,精神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听到他叫自己,温酌抬起了眼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想要复制‘大师’的能力的。我看到他那段基因的编码了,把它记在脑海里了,我想把它给你,但是我是不是失败了?因为我又昏过去了,对吧?”

    温酌来到卫凌的身边坐下,低下头,轻轻摁了一下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你会做得更完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睡觉了。”温酌在他的鼻尖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卫凌闭上眼睛,再度睁开的时候,对上了温酌的眼睛。他视线很深很温和,像是将卫凌的大脑包裹了起来,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眼皮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,卫凌睡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开始,学校里的几个重点院系已经开始了迁移。

    当卫凌使用营养片一周之后,去杨教授那里做体检,杨教授一边看着他的体检报告一边说:“听说你教的那个系的学生,都非常积极地要转移去新城‘曙光’呢。”

    卫凌直接把体检报告挪到了自己的面前来,自己的身体自己也要了解。

    肌肉含量、骨骼密度、血压血脂都健康到媲美专业运动员,卫凌不得不说杨墨冰的营养片剂是真的有用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我教的那个系啊,明明那也是你和温酌带的学生好吗?我就是个帮你们补课时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‘曙光’也请多指教。”杨教授朝着卫凌伸出手。

    卫凌也不客气地握紧了他的手指,还故意用力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杨教授的脸变得难看了起来:“你这是故意的吗?”

    “检测一下效果。杨教授,你是不是很疼,我还没用力呢!”卫凌眯着眼睛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真有本事,掐温酌去。”杨教授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卫凌却搭着对方的肩膀,哥两好的样子:“小冰冰你别这样。我以后的身体健康就靠你啦!”

    杨教授眯起了眼睛:“不对啊……之前还一副怂样,怕自己不再需要温柔呵护了会被温教授给办了。现在看你,怎么很期待的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像是小酒这样的人间美味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杨教授顿了顿,然后回了一句:“我看你是被你家的小酒泡傻了脑子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走出门,就正好遇到了戴眼镜的小胖哥李长青,还有陈晓菲她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卫教授!昨天您上的课真的太有意思了!我们晚上还开了讨论会呢。”陈晓菲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?你们觉得有意思就好。”

    卫凌心虚不已,毕竟自己前天晚上研究温酌的手指为什么那么长,研究得有点过火,根本没准备课件,连讨论话题都是走进教室前一秒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好紧张啊,我们下周就要飞去‘曙光’了!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跟卫教授你一趟飞机。”

    陈晓菲本来有点像个假小子,但是今天却画了淡妆,头发也烫了很自然的微卷,对着卫凌说话露出有些羞涩的表情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,卫凌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自己的好感呢?

    看来温酌说卫凌很容易让学生产生恋爱情怀,还真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会和温教授一起,飞机上的估计都会是些一本正紧的老八股。不过……我还以为是有研究工作的教研人员先过去,没想到学生竟然也都一个批次迁移?”

    卫凌心想,看来新城“曙光”的投入使用,恐怕是诺亚袭击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卫教授,到了‘曙光’,你还教我们吧?我听说,你要去那边的x-0研究所工作。”小胖子李长青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啊。温教授还有杨教授也在那里工作,但他们也要带你们的对吧。我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真心喜欢自己的学生们,卫凌也是发自内心的珍惜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‘曙光’见。”

    几个学生们跟卫凌说“再见”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知道你的真面目,还会那么喜欢你么?”杨教授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小冰冰,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,颜值即正义。我怎么这么帅呢?”卫凌一副自恋得要上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教授被他成功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迁移也太快了吧。我们刚经历完诺亚的袭击才几天?”卫凌皱着眉头,总觉得这么仓促总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仓促也不行。联合控制中心端掉了克莱文那么多克隆体基地,你和温酌又重创了他,如果不在现在转移,万一他有所恢复,必然会进行袭击。到时候,主动权就在克莱文的手上了。”杨教授说。

    “小冰冰,你要平安无事啊。”卫凌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吃药吃傻了吧?忽然这么深情款款?”

    “我上月球前的朋友,还在我身边的已经不多了。目前,就你和温酌了。”

    卫凌看向头顶的天空,看似无云平静,总觉得会起风澜。

    “我总有一种预感,我应该能荣誉退休,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。”杨教授回答。

    回到了教研宿舍,卫凌就看见温酌正在收拾行李箱。

    睡衣啊、当季的衣服甚至卫凌的四角裤都被温酌折的平平整整的,放进收纳袋里。

    卫凌就蹲在一旁看,只差一碗泡面了。

    “小酒,你不要这么贤惠好不好?我会内疚的,感觉自己是个渣男。”

    温酌随意地摸了一下卫凌的脑袋,把卫凌经常穿的运动鞋也擦干净了鞋底,给他收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不会跟你一个航班去‘曙光’,我要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迁移护送任务。”温酌看着卫凌,用很肯定的语气说,“你比你想象的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很厉害。我感觉就是克莱文亲自出马,我都能送他这辈子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。我只是……飞三个小时呢,没有你多无聊?”卫凌仰着头,用讨好的表情说,“要不然我也晚点过去,跟你一趟飞机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粘我?”温酌靠近了一点,看着卫凌。

    “啧,谁要你是我的人了嘛。”卫凌不要脸地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到手。”温酌一本正经地强调。

    “我到手就好了嘛。”卫凌学着纨绔子弟的样子,摸了摸温酌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杨教授跟你同一班航班。夜瞳、何敛还有连羽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黄金保卫班底了,就连尹市长都没这个待遇呢。

    但其实,没有谁会比温酌更让他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温酌将一个小铁盒放进了卫凌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里面是营养剂的针剂,这个不是强化卫凌体质的片剂,纯粹就是为了应付紧急状况的。

    卫凌将它扣紧了:“放心,我不会弄掉的。”

    温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绒盒子,卫凌立刻紧张了起来,心想着天啊!小酒同学该不会要给他戴戒指了吧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蹲不住了,赶紧起来!

    怎么能用路边吃泡面的姿势来迎接小酒的戒指呢?

    心跳的非常快。

    还好小酒一直直截了当,不会搞什么把戒指放在奶油蛋糕里之类的俗套戏码——因为他一定会连蛋糕戴戒指一起吃下去!

    温酌单手就把盒子打开了,里面是一个只有米粒大小的像是通信器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”这个的频道已经调整好了,可以和‘曙光’的x-0研究室直接联系。”

    温酌把它别在卫凌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卫凌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,整个人都耷拉着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温酌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迷你通信器,干什么放到绒布盒子里啊!”卫凌忍不住抱怨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失望,太失望了!

    这就好像给他一个大压缩包,还以为会有什么精彩内容,结果点开一看,亲爹亲娘啊,里面就只是《科学与探索》。

    看着卫凌失望的样子,温酌皱了皱眉:“盒子防尘,迷你通信器放在里面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通信器没问题,是我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正好,窗子开着,小猫就钻了进来,“喵——”了一声,自动自发地来到了卫凌的身边。

    卫凌赶紧把它抱起来,脸在它的背上蹭了蹭:“陛下,你这两天怎么又胖了!”

    温酌看着那个绒布盒子出神。

    “小酒!小酒!我要把陛下带去‘曙光’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温酌又把小绒盒子递给了卫凌。

    “我抱着猫呢。你放着吧,上飞机的时候我会记得把它戴上的。”卫凌拎着小猫的耳朵玩得很嗨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,可能放在里面的东西不对,所以我换了一个,也许你就不会不开心了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卫凌愣了愣,心想不会吧,自己想要的东西,如果温酌之前就没有准备的话,现在也不可能有啊……

    但是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卫凌把猫放下,然后小盒子打开,发现里面是一个小扣子一样的东西,带着金属光泽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?”卫凌拿起来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“新家的钥匙。还没有来得及输入户主的生物信息,所以用这个当作钥匙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我送了套房子给你,守财奴你该高兴了吧!

    卫凌在脑海中搜索该如何摆出中了一个亿彩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喜欢?”温酌问。

    看着他认真的样子,卫凌觉得超好笑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喜欢啊,我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卫凌想了想,又问:“以前我不在的时候,你有没有给陛下起个名字?总不能就叫它小猫吧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温酌勾了勾小猫的下巴。

    小猫立刻露出满足的表情,好像快要翻肚皮了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?”卫凌真的很好奇,温酌会给猫起什么名字呢?

    “凌宝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宝?”卫凌把耳朵凑过去。

    小猫一听见“凌宝”这个名字,立刻就打起来精神,直起背看着温酌,一副等待指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凌宝。”温酌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哪个凌?是灵光的灵?还是零点的零?”

    “是‘卫凌’的凌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卫凌一下子就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给猫取我的名字啊!还‘凌宝’,你是不是特别想叫我宝贝儿,但是脸皮薄叫不出口,所以趁着我不在的时候,天天对着一只猫叫‘凌宝’啊!”

    温酌把猫抱起来,小猫见主人不是要给自己命令,立刻放松了下来,撒着娇用小耳朵去蹭温酌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我每次在楼下抽烟,它就会过来找我。那时候它很小,很喜欢追着烟圈跳来跳去。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的样子特别像你。”温酌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决定养它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它的妈妈被安奇拉寄生,本来它有三个兄弟姐妹,都在妈妈的肚子里成为了安奇拉的养分。它出生的时候皮包骨头,奄奄一息……我给了它一针营养剂。”

    卫凌忽然明白了,在温酌看来这只猫和他自己的遭遇很像,都是被父母当成了养分不断被榨取。

    温酌反抗了,他活下来了但是却没有父母了,这只猫也一样。

    温酌是一个很简单但是却很难被接近的人,所以他很孤独。他已经把卫凌装进自己心里了,就不会再让其他人进来。

    所以那么多年的岁月里,温酌是很孤独的。

    他对这只猫一定很好,所以这小东西才会连命都不要地保护卫凌。因为它一定感受过许多次温酌对卫凌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我就在你身边,你可以不用对这只猫叫‘宝’了,你叫叫我啊,我特想听你叫我‘宝贝’。”

    卫凌故意用肩膀撞了温酌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课件都准备了吗?离开‘曙光’之前你还有一天课……”

    温酌站起身来,立刻就被卫凌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温教授,你这话题转移的好生硬啊。”

    卫凌笑的可欢畅了,但温酌却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“你对着猫都能叫‘宝’,对着我就不能了?”

    温酌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卫凌都不明白,这么一个容易羞涩又内敛的男人,怎么在某些时候会那么强硬。

    当然,那个时候强硬一点,卫凌还是很受用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让开。”温酌侧身走另一边,但是又很轻松地被卫凌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卫凌靠在温酌的耳边轻轻说。

    温酌微微一怔,整张脸瞬间就红透了。

    睫毛还轻轻颤着,简直让卫凌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“宝——贝——”卫凌拉长了声音,故意把每个字都念得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温酌侧着脸,手指下意识收拢了。

    卫凌知道,和自己不一样,卫凌是被爸爸妈妈宠大的,小时候是爸妈的宝贝,长大了是温酌的宝贝。

    但是温酌不一样,他的父母不曾软言轻语哄过他,没有为他的前途考虑过,甚至于在死亡面前,他们都不曾担心失去他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每次卫凌一哄温酌,温酌就特别容易心软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卫凌在温酌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“无论你怎么厉害,怎么不爱说话,怎么正经八百不通情理被人误解,你都是我的宝贝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温酌的眼眶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你看啊,他多好哄。

    “所以课件你帮我做一份儿呗!”卫凌说。

    温酌看向他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卫凌低下头来看了一眼温酌,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今天有好好吃药,体检指标也很不错,床单嘛……反正到了曙光要买新的了,你说旧床单我们是不是就留在这里得了……宝贝?”

    温酌牙关一紧,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在跳,一把就将卫凌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凌晨,杨教授把门敲的砰砰响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卫凌:小酒超好哄的,叫他“宝贝”就好了!

    杨教授:你试一试别人叫他一句“宝贝”,脑壳子都要被碾成滑石粉了。

    贺恭:他只想当你一个人的宝贝。

    天气冷了,我的宝贝们记得添衣服哦!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外城14 5个;40242115、aki-w、饺子、s君、朱一龙老婆、嗜甜如命、春日日の天天、天边最亮的那颗星、天外来客 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    時雨巡禮 50瓶;欲ki欲e 30瓶;simon 25瓶;小三爷啊 20瓶;1区1号民政局 19瓶;毛事 14瓶;臣顾昀救驾来迟了、梦里千度、潮水如云、李小新、卢凡思、丽娟、林肯、软卿、熊来了、加加林、波、莘菲、小辛、谢兰、萝卜精、山峦奇峰、晓武、熊熊、小文、婷儿、卫芳、澈畔千帆、轩仔、框子、斌哥 10瓶;甘十五六 8瓶;林深时 7瓶;你闪烁一下、zlyc螹、xky、/y 5瓶;天边最亮的那颗星 4瓶;空星、木小小心、暖、v c 3瓶;36080927、金融学是什么能吃吗、枫唐qw、杏花微雨江南 2瓶;licyivy、杨思觅和程锦、烈如歌、26806373、残翼、嗜甜如命、阳光 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Back to Top